壮美中轴线“古都之脊”绽放新韵
来源:北京日报  |  2023-04-03 09:46:49

  “北京中轴线汇集了13世纪以来中国历史上最为重要的国家纪念性建筑、礼仪建筑和标志性建筑,是中华文明的独特见证。”近日,“世界遗产与北京中轴线”主题讲座在北京东城文化发展研究院举办,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吕舟教授对北京中轴线作了精练“定性”。

  北京中轴线南起永定门,北至钟楼,全长约7.8公里。700余年来,它统摄着整座城市的空间秩序。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城市发展,中轴线也在不断生长,目前向南已延伸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向北延伸至燕山脚下。

  近年来,随着一系列保护性法规先后出台,中轴线上的一些建筑遗存得以腾退、修缮、保护。市民也自觉积极参与保护,并乐享保护成果。与此同时,北京市测绘院组织开展史无前例的测绘工作,“实景三维中轴线”建设正在加速推进,助力中轴线精细治理和科学保护。如今,“古都之脊”绽放时代新韵,北京老城正焕发出勃勃生机。

壮美中轴线“古都之脊”绽放新韵

  游人站在景山万春亭向北远眺,由近及远,蓝天白云下的鼓楼、北京奥林匹克塔、燕山山脉,依稀可辨。 本报记者 武亦彬摄

  古都脊梁 也是网红打卡线路

  三月的北京,风清气朗,春暖花开。

  从永定门出发,骑车一路向北,途经天坛、天安门、故宫、钟鼓楼等地,抵达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后原路返回,完成24.7公里的中轴线骑行之旅。这是骑行爱好者黎夏最中意的一条线路。

  骑行过程中,黎夏也发现这条被称为“古都脊梁”的线路又有了让人眼前一亮的变化。“整个中轴线上的环境都比以前更好了。”黎夏发现从天坛到前门附近的自行车道现在拓宽了,自行车道与机动车道的距离也分得更开,对骑行很友好。

  道路优化之外,古建修缮维护也让骑行体验更好。“比如以前午门的墙因为风吹雨淋导致墙面斑驳,现在每年都会重刷,古建形象的维护让前来骑行、健身或者跑步遛弯儿的人也变多了。”

  黎夏十年前就曾沿着中轴线骑行,在整条路线中,他很喜欢景山公园到鼓楼之间这段路。

  景山公园也是钟情于为中轴线写生的老伍初识中轴线的地方。

  老伍名叫伍佩衔,今年82岁,是一名北京建筑风物写生画家。他曾在79岁高龄时爬上地安门大街上两米多高的脚手架,为立在北京中轴线上的钟鼓楼写生。

  北京中轴线,是老伍最钟爱的、着墨最多的题材。万宁桥的镇水兽、故宫太和殿顶部脊兽、天桥附近的北京八大怪雕塑等,都曾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老伍还记得他小时候第一次登上景山万春亭的情景。“当时感觉北京城的房屋、街道怎么那么规整,看起来都是对称的,而且对称的轴线往南往北看起来都特别直。”

  在今天,景山万春亭观景平台也是观赏北京城的好去处。站在这里,能清晰地感知到北京中轴线的存在,它北起钟鼓楼,向南经万宁桥、景山、故宫,至永定门,纵贯北京老城。

  现在,中轴线在骑行圈中已成为网红打卡线路。“因为这条线路整体平坦,路修得好,路过的景点也很集中,传统文化气息浓厚。”黎夏解释,“我每次都会完整地骑完整个线路,一个闭环才能直观地感受到中轴线的存在。”

  老伍和黎夏感受到的中轴线上的变化,源于持续开展的中轴线和老城保护工作。

  勠力同心 携手保护历史遗产

  在新中国成立后,曾被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盛赞为“全世界最长、也最伟大的”壮美中轴线,随着城市发展也在不断生长,并重塑着北京城。

  与此同时,对中轴线的保护和修缮也没有落下脚步。老伍在绘画写生时,能感受到近年中轴线上的变化。

  位于地安门外大街的万宁桥,南北跨越于玉河之上,是北京中轴线与大运河玉河段的交汇点,迄今已经有着738岁“高龄”。

  2000年,北京市对万宁桥进行了整治修缮,毁坏的桥栏杆按旧样做了修整,桥洞下和河岸边的水兽被原地保留,并疏通了河道。2006年老伍画下了整治后的万宁桥,“我觉得疏通清理后的万宁桥变化挺大,必须画一个。”老伍说。

  2016年,老伍再次以万宁桥为主体作画,远景是中轴线末端的钟鼓楼,中景是位于万宁桥西北边的火神庙。始建于唐代的火神庙,经过腾退、修复,2008年重新开放迎客。

  像老伍一样默默关注中轴线,或者投身到中轴线保护工作中的人,都在用自己的行动书写着中轴线和老城保护的新故事。

  生于1985年、家住石景山的侯雪,是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清宫造办处第七代传人、金漆镶嵌髹饰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14年至2016年,侯雪曾参与故宫金漆镶嵌文物的修复。他对这段经历倍感自豪:“我们祖师爷做的物件,现在经过我的手来修,这是一辈子的荣耀。”

  近年来,为了保护与传承这条中轴线的精髓,北京付出了巨大努力。

  2018年,天坛南门、西门外,核心区最大简易楼腾退,天坛公园修缮了公园西南侧广利门以南至昭亨门、昭亨门以东119米处内坛墙,修缮面积约704平方米,被遮挡了半个多世纪的坛墙终于露出真容。

  2019年,天坛泰元门复原修缮工程完工,自此,天坛圜丘坛四座天门遥相对望,天坛内坛历经70年首次呈现完整格局。

  2020年,天坛东里北区1至8号楼拆除后,原址建起7600平方米的街边公园,形成自然式混交林,重现历史上天坛外坛的郊祀景观。

  按计划,天坛要在2030年恢复其完整性,这一世界最大、保存最完好的皇家祭天建筑群将恢复盛时风貌。

  中轴线的保护工作在擦亮历史文化遗存的同时,也改善着老城的人居环境。

  10余年间,百余项文物修缮工程扮靓中轴线,对中轴线的保护也越来越规范。

  2022年5月下旬,《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审议通过,明确提出对中轴线及其环境实行整体保护。时隔8个月后,《北京中轴线保护管理规划(2022年—2035年)》正式公布实施,以中轴线遗产保护为抓手,中轴线的保护、展示、利用、检测、研究等工作更具方向策略和基础依据。

  北京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未来,北京中轴线将继续严格遵循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坚持长期维护北京中轴线的完整性和真实性,促进历史文脉的传承和可持续发展,让“古都之脊”绽放时代新韵,使北京老城焕发勃勃生机。

  实景三维 复刻“孪生”中轴线

  事实上,近年来北京对中轴线的保护,打出了一套完美的组合拳,除修缮、腾退、整治、出台法律法规外,目前已进入全新的数字时代,一条数字孪生中轴线也正在生成之中。

  太庙享殿,王东旭按设计好的站点,固定了站式三维激光扫描仪。随着三维激光扫描仪360度旋转发出的突突声,这座由68根金丝楠木撑起的恢宏大殿内的立体化三维空间数据都将被采集,并将在电脑里真实再现。

  王东旭是北京市测绘院的工作人员,他们正在进行的太庙实景三维测绘,也是太庙历史上第一次使用三维激光扫描技术进行的测绘。作为北京中轴线的重要节点,太庙测绘,也是整个北京中轴线实地测绘即将顺利完成的一个标志。

  受北京市文物局、北京文化遗产研究院等委托,2020年9月开始,北京市测绘院组织一支200多人的技术团队,开展了中轴线遗产点的实地测绘,希望通过这次史无前例的测绘工作,提供高精度的中轴线空间数据底板,助力中轴线精细治理和科学保护。

  截至目前,北京市测绘院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北京中轴线居中道路、公共空间等系列遗产空间的实景三维建设,包括永定门、钟鼓楼、地安门内外大街等;第二阶段的太庙、中山公园、景山公园、天坛公园是最后的四个节点,计划在2023年上半年全部完成信息采集、内业整合与三维模型搭建。

  北京市测绘院党委委员陈品祥告诉记者,数字产品可以突破时空界限,让大家体会到中轴线的独特神韵。

  “从纸质地图到数字地图、实景三维产品,我们对中轴线的测绘越来越精细。”北京市测绘院大数据中心主任陶迎春表示。随之,一条复刻“数字孪生线”呼之欲出。

  草长莺飞,开春时节的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里,太庙非文物建筑拆除区域环境整治工程项目已正式开工两个多月,工人们正在进行草坪种植和地面铺装,享殿身后的祧庙也在进行保护性修缮。一直在修缮现场的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党委书记、主任李鹏告诉记者,目前实景三维太庙还在建设中,建好后它将把我们带进一个虚拟的“真实世界”,进一步丰富中轴线文化体验。(叶红梅 沙雪良 刘旻)

  现场

  天桥老字号 笑迎八方客

  早上七点不到,郭建军就开始忙活上了。“先卤,后煮,最后放火烧。”郭建军在天桥附近经营着一家灌肠卤煮火烧店。“晚上十点多打了烊,我回家后还要蒸灌肠。”辛苦归辛苦,但郭建军对这门祖传手艺感情深厚。几十年来,这家老字号也成了北京中轴线上一道充满烟火气的风景。

  郭建军的灌肠卤煮火烧手艺是从爷爷那儿传下来的。“早在1932年,我爷爷就在天桥市场开始支小吃摊儿。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父亲在天桥百货商场开了个门脸儿,一直到2000年。”说起店铺的家族传承,郭建军侃侃而谈。2005年,郭建军把门脸儿搬到了天桥南大街以西三百米的现址。

  今年51岁的郭建军,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就进店帮忙,并逐渐接过了经营的担子。“我是生在天桥,长在天桥,也卖手艺在天桥。”

  2000年,天桥启动危改工程。2001年,郭建军一家住进了天桥北里的回迁房,父母则搬至丰台区居住。

  郭建军目前住的这套新房子,与以前住的老房子相距不过五十米,宽敞、亮堂,还有独卫和厨房。这份方便,是过去在平房生活时所不能比的。

  改变的不仅是居住环境,作为中轴线上重要节点的天桥周边也发生了巨变。

  2013年,天桥在原址附近重建;2015年,崭新的天桥艺术中心落成,郭建军在家门口就能欣赏到高品质的音乐剧、芭蕾舞剧……

  “来了您呐,里边请。”每到饭点,郭建军就站在门口,热情地跟客人打招呼。

  随着天桥周边环境越来越好,郭建军发现,光顾生意的客人,从附近的街坊发展为全国各地的游人,“店里常能听到五湖四海的口音。”

  郭建军家离天坛公园很近,每年冬天,拍摄天坛雪景是他固定的仪式。“我喜欢看积雪压在祈年殿的三重檐上,我觉得,那是北京最美的场景。”(冯雨昕)

壮美中轴线“古都之脊”绽放新韵

  专家访谈

  北京市测绘院研发中心副主任闫宁:

  实景三维中轴线“形神兼备”

  记者:实景三维中轴线工作流程是怎样组织进行的?

  闫宁:要展示一条真实的数字中轴线,离不开数字测绘与数字三维建模技术。实景三维中轴线建设是个需要高度配合的工作,严格按照内业—外业—内业的流程进行的,首先是内业基础资料整理、技术方案制定;其次是外业信息扫描、图像信息采集;最后是内业数据经过简化、整合的建设,以获得三维立体实景的数字模型。

  记者:请举例说明实景三维中轴线建设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

  闫宁:整个中轴线的实景三维建设开始于2021年8月,先农坛是测绘的第一站。当进入外业扫描阶段和后期数据处理阶段时,遇到了很多困难和挑战。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轴线道路上车辆和行人密集,很多要素无法采集。我们经过技术论证,采用了半夜补充扫描采集的方案,通过对数据的融合整理,才最终获取到了中轴线完整的外业数据成果。在先农坛外业扫描中,由于树木遮挡和实际地形复杂等导致点云数据拼接不上,不断试错之下,通过调整扫描站点位置,一点一点地推进数据获取范围。

  记者:实景三维中轴线呈现效果如何?

  闫宁:为了能够更好地去呈现实景三维中轴线的数据成果,我们采用了先进的游戏引擎,也就是通过一系列数学计算步骤给我们展示出五彩斑斓的类似游戏观感的世界,用专业用词来描述这个过程就是“渲染”,具体中轴线渲染突出的是真实、古朴、庄重。

  大家了解的一些导航地图的图像化表达,其技术标准已经远达不到实景三维的要求,打个比方,太庙的古柏,我们用测绘去表达一棵树很容易,但要表达遒劲挺拔的古柏就不太容易了。实景三维中轴线的场景不仅要形似,还要神似,而且随着季节变化,雨天、雪天,自然景观会不断发生变化。(刘旻)

  实景三维

  实景三维(3D Real Scene)是一个专业术语,是对一定范围内人类生产、生活和生态空间进行真实、立体、时序化反映和表达的数字空间。

  实景三维可应用于中轴线遗产保护,实现前后效果对比和未来实现实时动态监测;还可结合中轴线腾退规划,在实景三维中展示拆除后的效果。

编辑:宋姝君
2023“打卡中国·读懂中国式现代化”网络国际传播活动_fororder_700X190 拷贝
最新推荐
新闻
文娱
体育
环创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