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正成京津冀新地标
来源:北京日报  |  2022-06-27 09:14:39

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正成京津冀新地标

  薄雾笼罩下的黄崖关长城奇绝险峻。

  本报记者 李如意

  万里长城犹如一条巨龙蜿蜒在神州大地,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象征,在京津冀地区长城早已成为重要的文化符号。2019年7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此后,北京、天津、河北纷纷出台了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方案,加大力度推动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规划工作,一批标志性项目正加紧建设,对推动长城的管控保护、主题展示、文旅融合、传统利用发挥积极作用,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正成为京津冀新的文化地标。

  山海关正建长城文化博物馆

  山海关位于秦皇岛市东北部,始建于1381年。明朝将领徐达在这里修筑长城时,首设此关。山海关北依燕山,南临渤海,地形狭长,“山”与“海”相隔仅8公里,是长城东端的重要关隘,被称为“万里长城第一关”。

  在山海关以北3公里处,山海关中国长城文化博物馆(暂定名)项目建设现场,机械轰鸣,塔吊林立,工人们正埋头苦干,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

  山海关中国长城文化博物馆是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河北段)建设的重大标志性项目,总规划用地面积约106亩,建筑面积约3万平方米,建设投资估算4.2亿元,去年12月6日正式开工。目前,该项目主体结构已完成80%。山海关中国长城文化博物馆展陈面积约1万平方米,建设有中国长城文化陈列展厅、长城国家文化公园规划展厅等。展陈设计与展品征集正同步进行,预计12月份投入运营。

  “山海关号称天下第一关,其军事重镇的地位、严谨科学的长城防御体系,在长城各关口中绝无仅有,是建设国家级长城文化博物馆的最佳选择。”项目建设专班负责人冯振说。

  秦皇岛长城资源禀赋天成,市内明长城全长223.1公里。境内长城有入海长城、山地长城、平原长城、河道长城等多形态长城资源,辖段长城遗存丰富、体例齐全,代表了古代长城军事防御体系的最高成就。秦皇岛围绕保护传承、研究发掘、环境配套、文旅融合和数字再现等方面,重点实施33个项目,总投资63.8亿元,深度推进文旅融合,带动长城周边产业发展,持续释放兴文化、优环境、促发展的多重引领效应。

  “最小干预”修缮金山岭长城

  金山岭长城位于承德市滦平县,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全长10.5公里,是明长城的精华地段,素有“万里长城金山独秀”之美誉。金山岭长城是目前保留最完整的明长城之一,成为中外长城爱好者和摄影师的打卡地。

  去年6月金山岭长城启动第三次保护性修缮,工程范围包括28号至32号等5座敌楼和475延长米墙体。目前工程已全面完工,计划于今年秋季验收。金山岭长城管理处主任郭中兴告诉记者,31号至32号敌楼之间的宇墙因数百年风雨侵蚀造成坍塌近37米,是修缮工程量最大的一处。在对敌楼的修复中,工人对敌楼墙体酥碱深度超过100毫米的墙砖进行剔补,对松动、存在坍塌危险的墙砖予以修整、补砌、加固,对墙体现有裂缝用白灰浆进行封护,防止雨水渗入内部对墙体造成损害。

  今年,文物部门和滦平县统筹社会资本加入长城保护,计划实施涝洼五道梁西段抢险加固工程,工程涉及敌台3座、关门1处、墙体164延米,计划投资285万元。郭中兴告诉记者,金山岭长城保护修缮工程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坚持不改变文物,最小干预”的原则,以排除长城本体险情为目的,妥善保护长城遗存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

  张家口谋划“长城人家”旅居带

  北京冬奥会火炬在“万里长城第一门”大境门进行传递;在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出发处,运动员还能看到远处明长城;夜间长城上的景观灯带成为张家口赛区的一道风景线……2022年,古朴的长城景观和奥林匹克运动交相辉映。

  张家口长城资源丰富,分布有从战国时期到明代的长城遗迹,且长城的建筑结构多样,包括了镇城、卫、所、堡、敌台等多种建筑类型。为建设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河北段),张家口谋划了大境门段、崇礼段建设项目26个,总投资约53亿元。目前已开工项目19个,15个项目已完工;确定了10个标志性重大项目,5个项目已完工,其他项目正在稳步建设中。

  张家口市文广旅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围绕长城资源和历史景观展示,张家口谋划建设了“长城人家”旅居带,通过旅居民宿项目把“空心村”治理、乡村易地搬迁及农村环境综合治理提升工程有机结合起来,实现脱贫攻坚,带动周边群众创业就业,致富增收。目前,张家口计划对大境门外西沟长城脚下空心村改造提升,打造西沟“长城人家”旅居带。在崇礼长城一侧赤城区域,建成杨家村铭悦·林谷溪舍、北田家窑云上人家、浩门岭铭悦乡等旅居民宿项目,规范建设341栋精品民宿院落。

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正成京津冀新地标

  金山岭长城修缮现场。

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正成京津冀新地标

  游客在秦皇岛市山海关老龙头景区游览。

  建设案例

  长城周边文旅配套成“网红打卡地”

  本报记者 丰家卫 通讯员 曾子益 杨天宇

  夏日明媚,绿意盎然,阳光洒在黄崖关长城上,厚重的历史与山水美景融为一体。记者日前从天津市蓟州区了解到,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天津段)正加快建设,《黄崖关长城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2020-2035年)》已修订完成,被纳入国家“十四五”时期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工程储备库项目的黄崖关长城保护展示园项目和天津黄崖关长城国际马拉松活动品牌建设项目已取得显著进展。

  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天津段)全部位于天津市蓟州区下营镇,全长40283米,共分7大段,176小段,东达河北省遵化市的马兰关,西接北京市平谷区的将军关。黄崖关长城作为其中重要组成部分,站台敌楼,边城掩体,水关烟墩,古寨营盘等各项古代防御设施一应俱全,被长城专家称为“万里长城之缩影”。明代戚继光为蓟辽总兵时,在此镇守16年,期间重修了黄崖关长城,增建了凤凰楼、八卦街等许多景点。

  黄崖关长城的总体规划坚持保护第一、生态优先、文化为魂,做到原状保护、最低程度干预,真实完整地把黄崖关长城承载的各类历史信息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留存下来,传承下去;统筹蓟州中上元古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国家地质公园的自然风貌保护,对周边动植物、水资源和地质遗迹等特色自然资源实施分级分类保护管控,突显黄崖关长城“雄、险、秀、奇”特点,形成历史古迹与绿水青山相融合的生态人文景观;深入挖掘历史人物、故事、事件等历史资源,通过古迹修复、史料整理、文脉传承,彰显蓟北雄关、渔阳古镇的历史文化价值。

  黄崖关长城保护展示园项目主要包括黄崖关风景名胜区主体的保护和配套展陈设施、游客设施的建设,目前蓟州区与设计院正在共同推进规划设计。同时黄崖关长城戚家军兵器展,古战旗展示和长城抗战历史展等一系列主体展陈正在筹备当中。

  天津黄崖关长城国际马拉松自1999年起举办,比赛对外影响力不断扩大,已成为国际马拉松协会一项重要赛事。为扩大黄崖关长城国际马拉松品牌影响力,提升长城周边文旅配套品质,蓟州区规划了下营镇体育健康特色小镇建设项目,其核心项目“吉姆冒险世界”一二期已竣工开放,儿童戏水乐园、空中魔网挑战、峡谷观光飞索、勇攀高峰爬网等项目深受亲子游客喜爱,近两年已成为京津周边户外运动、自然教育、亲子娱乐的“网红打卡地”。

  作为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的配套文旅项目,下营镇老牌旅游村郭家沟村也正在进行4A景区提升改造,计划打造“蓟州水乡·山中不夜城”,目前,郭马老街、萌宠乐园、山货市集等投入运营,吸引众多游客前来体验。

  京津冀观察

  发挥长城纽带作用

  增强协同发展效应

  鲍南

  建设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是“十四五”时期国家深入推进的重大文化工程,预计2023年底基本建设完成。近期,河北金山岭一期展示工程完工,为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核心展示区建设提供了借鉴。

  万里长城沿线涉及15个省区市,是中国现存体量最大、分布范围最广的文化遗产,如何保护这一管理跨行政区、人文与自然环境多样的大型文化遗产,是一大难题。京津冀拥有明长城的精华八达岭、“万里长城、金山独秀”的金山岭以及山海关、居庸关等重要关隘……可以说,长城之雄奇几乎都云集于此,京津冀能否探索出一条区域长城保护与利用的好路、新路,对于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具有标志意义。

  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长城都面临着“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尴尬。长城沿山脊而建,在塑造独特风貌的同时,也成为区域划界参照,更存在不少“一足踏三省”的段落。不同的行政区划带来管辖权的不同,导致同一段长城的管理、修缮、旅游开发的责任方难以统一,产生诸多矛盾掣肘。管辖权之争,背后是资源利益之争,受伤最深的还是长城。显然,过去那种“谁开发,谁管理,谁受益”的路子已经不合时宜,需要在更高层面上进行统筹规划,实现对长城的全方位保护。

  思路一变天地宽。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长城保护的协同合作也有了基本遵循。2015年,《京津冀长城保护管理框架协议》出炉,三地商定每年召开一次联席会议,加强执法合作,整合专家资源,做好规划衔接,协调区划划定,并选取红石门、古北口等处于交界处的长城进行统一规划、管理、开放。就此,长城管辖开始超越地方的“条条块块”,以一个整体的身份获得保护。随着管理与保护的协同融合不断推进,对于长城价值的发掘形式也愈发多元。比如,结合北京的演艺、资本优势,河北的长城旅游开始增添音乐节、民宿等新元素;比如,司马台与金山岭开始整合营销,携手策划旅游线路吸引自驾游爱好者;再比如,北京冬奥会期间,北京与河北联手将长城元素融入延庆、崇礼的赛区设计,“五环汇长城”成为最亮丽风景……这些生动范例,让长城成为文化“纽带”,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走向深入。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相信在越来越多的协同探索下,长城将穿越历史时空进一步“活起来”,为高质量发展和丰富民众生活发挥更多作用。人物故事

  长城保护员岳富亮:

  既要护好长城,又要讲好长城

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正成京津冀新地标

  本报记者 李如意 通讯员 马国萍

  出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大境门段),沿大境门外大街向西,不出两公里,就来到了“张库大道第一村”——元宝山村。它南北两面均为崇山峻岭,横亘着由大境门西绵延而来的明长城。

  村民岳富亮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小时候有人在长城上刻字,搬挪长城上的石头,这对长城保护非常不利。”土生土长的岳富亮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有着深厚感情。每当提起长城,岳富亮朴素的言语中透露着担忧和坚定。这样的情感,让岳富亮在2019年当上长城保护员,那一年他29岁。

  明长城元宝山段的巡查和保护说来“高大上”,可具体工作却很接地气——围着辖区转。

  为了看护好所辖范围内的长城,岳富亮走过元宝山上的每一段长城、每一个石垒。“巡查最怕下雪,我看护的长城辖段在背阴面,一旦积雪一冬不化,路面打滑,非常难走。”多年的巡逻让岳富亮总结出了经验,冬天他会带上登山杖,夏天巡逻时即使再热,他都会穿上长裤,带上长褂,防止山上带刺的草划破皮肤。

  巡查一趟需要3个小时,大多数时间只有岳富亮一人孤独地穿梭在山间。从好奇到熟悉,再往后岳富亮开始研究岁月中的长城故事。

  “张家口被称为‘历代长城博物馆’,境内修筑长城总长度约1804千米,从战国时期至明代的长城遗迹遍布各县区。”随着储备的长城知识越来越多,岳富亮的工作自豪感也越来越强。岳富亮认为,长城保护员不仅要保护好现有长城及附属设施,发现问题及时上报,还要传播长城文化,让更多人了解长城。

  文创店、精品零售小店、游客服务中心……2020年,元宝山村一条穿越古今的元宝金街应运而生。“长城要保护,长城文化资源也要活化利用。”岳富亮说,随着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推进,依托长城文化资源,带动沿线村民共护共富正在成为现实。

  长城“拍客”张安娜:

  用短视频展示家乡长城

  本报记者 李如意

  “遵化的长城最早可以追溯到齐长城,著名的长城抗战也曾发生在这里……”站在长城边的梨树下,张安娜正用手机录制短视频,为网友介绍唐山遵化市的历史文化和长城变迁。几十条有关长城的短视频下面,不少网友点赞、评论。张安娜是遵化人,现任侯家寨乡文旅办主任。作为本地人,张安娜对家乡和长城有着深厚感情,想通过行动让更多人认识了解这段长城。

  遵化罗文峪曾是长城抗战的发生地。1933年,日寇先后在50多架飞机、多门重炮的掩护下,向罗文峪长城隘口发起猛攻。面对暴行,遵化人民倾力支援二十九军奋勇杀敌。

  最近几年,遵化市侯家寨乡充分挖掘历史资料、走访英烈亲属及后人,自筹资金二十万元,依托罗文峪长城抗战遗址,建设了罗文峪长城抗战陈列馆,并以此为核心建设长城抗战文化公园,全方位展示长城抗战文化及其深远影响。

  张安娜一直在侯家寨乡工作。陈列馆设立后,她开始义务为游客讲解。为了解那段历史,她翻阅了很多书籍。展馆内,每一段史实、每一张照片她都仔细研究,在讲解中努力把罗文峪抗战那段历史更加生动形象地展示出来。

  站在长城抗战文化公园广场上,张安娜透过手机屏幕讲述着长城抗战的历史。她指向周边墙壁上雕刻的《大刀进行曲》说,“二十九军的胜利和大刀队的英雄事迹传遍全国,《大刀进行曲》就此诞生。”讲到激动之处,她还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短视频兴起,很多小众旅游景点“出圈”,成为“网红”,张安娜想把家乡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近年来,遵化市高度重视旅游资源开发利用。去年途经侯家寨乡等7个乡镇的长城旅游公路改造完成,公路连接20余个新兴乡村旅游点,对外连通北京、天津、承德、秦皇岛等周边大中城市运输通道,有力助推当地发展全域旅游。

编辑:宋姝君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丝路正青春-短视频大赛banner-700x190
最新推荐
新闻
文娱
体育
环创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