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
2021-11-04 国际创意与可持续发展中心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14

文| 梅里·马达沙希

联合国前高级经济官员

创意中心咨询委员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教授

  卡尔·马克思于19世纪中期对地球危机进行分析,随后,他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这一概念成为他观点的核心。他认为所有系统的、具有前瞻性的生态观点必须包括生态危机及其与人类生产之间的关系等要素。

  尽管倡导建立现代生态体系的呼声不减,但直到最近,环保和生态运动才渐渐兴起,提倡通过改变国家政策和个人行为,促进资源和环境的可持续管理。

  在1987年发布的《布伦特兰报告》中,全球公认世界迫切需要“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发展”是建立在社会、经济和环境三大支柱基础上的。当时,这三大支柱并不包括文化。1972年于斯德哥尔摩发布的《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宣言》,首次阐明了发展健康的、可持续的环境这一全球愿景。借这次会议的势头,联合国大会成立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环境署)。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15

10月31日,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英国格拉斯哥召开,这是《巴黎协定》进入实施阶段以来的首次气候大会。来源:环球网

  自那时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艺术、音乐和可持续发展之间的重要联系。过去20年间,越来越多可持续发展的倡导者呼吁,让文化(包括艺术和音乐)帮助打破“可持续发展”的疏离感, 实际目的是为了让更多人关注气候变化。在国际层面上,文化原是国际发展讨论中的薄弱环节。现在,这一状况发生了重大转变,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经社理事会)已向各个城市建议,应将文化视为可持续发展的第四大支柱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16

2019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全球主场活动在浙江杭州举行。活动期间,环境署副执行主任乔伊斯·姆苏亚(左一)在杭州一所国家级绿色学校考察。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供图

  根据贸发会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11年发布的《创意经济报告》,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决议,呼吁让文化在发展政策中回归主流。虽然在2005-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中没有直接提到文化,但后续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单独强调了文化在实施中的重要性。尽管做了种种努力,但2015年通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未能意识到文化和艺术作为可持续发展主要支柱的重要意义。

  在通过可持续发展目标后不久,经社理事会认为,因文化(包括艺术创造力、遗产、知识和多样性)在经济、社会和可持续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应将文化纳入“发展主流”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25

从昆明到格拉斯哥,从《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世界正在将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生态保护。来源:环球网

  21世纪伊始,生态危机给人类敲响了警钟,各种挑战纷至沓来,我们迫切需要确立并尝试新的路径。

  目前,大规模物种灭绝的脚步仍未减缓。森林砍伐不仅破坏了(动植物的)生活环境,还破坏了森林的生态系统,使其无法帮助调节气候和吸收二氧化碳。此外,海洋酸化加剧,导致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增加,危及珊瑚的生存和整个海洋生态系统。

  以上只是众多生态、社会问题中的一小部分,人类必须解决这些问题,以避免出现无法挽回的生态拐点。

  或无知,或冷漠,我们可能已对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造成巨大且无法挽回的伤害。因此,我们当下的任务就是将地球恢复成孔子、琐罗亚斯德和萨迪等哲学家与社会思想家所描绘的理想世界,他们呼吁人类成为人文主义者,并强调从多维角度对人类生活方式进行集体思考的必要性。为此,我们必须促进人类文化的共通共享。生态效益从理论走向实践,证明人们的环境意识日益增强,人们也开始意识到环境问题之间相互关联且纷繁复杂,不能单独用设定好的条条框框来处理。

  要达成这一原则,我们必须通过大众参与、交流对话、科学合作以及开放心态来理解人类多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文化将衍生出无限可能。文化可以帮助我们建设更和谐的世界和更持久的和平环境,由此推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18

《巴黎协定》细则谈判拖了6年一直没有完成,大家对多边进程的信心已经大幅降低。在这种情况下,这次会议的使命跟责任其实是非常大的,要完成《巴黎协定》谈判,重塑各方对多边进程的信心。来源:环球网

  为了持续提高公众的环保意识,环保人士组织了一系列活动,特别是旨在保护水资源、海洋、森林和能源的公众活动。

  人们普遍认为,音乐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文化、个体以及集体身份的命脉。在促进人类应对气候变化这一方面,参与式音乐尤为重要。参与式音乐能深层开发并引出语言和非语言意象、符号、情感与社会知识结构,在通往可持续发展的旅途中为我们增添活力。恢复生物文化能更好地联系人与自然,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基础。为了赋能可持续发展,研究人员、项目经理、活动人士、工程师和其他践行可持续发展的参与者需要通过公共教育积极创作音乐,将其作为可持续发展实践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从而形成可持续文化。

  音乐可用于环境教育,是众多适用的艺术手段之一。联合国已经认识到音乐本身的价值,因而发起了由环境署管理的联合国音乐与环境倡议。

  环境署表示:“音乐是最强有力的媒介之一,它不分种族、宗教、收入、性别或年龄,能够向全世界数十亿人传递环保信息。”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19

参加英国伦敦义演的歌手们合影 来源:钱江晚报

  环境教育改变了人们的无知面貌,人们开始关注环境问题。因此,环境教育可作为解决环境危机的方法之一。解决环境危机迫在眉睫,环境教育工作者应努力接触更多人,充分利用人们各式各样的学习偏好和学习环境,帮助他们为自身树立全局性的全球生态系统价值观,即人人都是全球生态系统的一份子。为此,检验并采纳不同的教学方法似乎理所应当。

  尽管到目前为止,论证音乐在正式的、非正式的、非正规环境教育中发挥作用的文献数量仍然十分有限,但是人们普遍相信,音乐能够改变惯有思路、跨越思想边界、弱化众多文化禁忌,为传递和接收信息提供了强有力的平台

  越来越多人认为,为了有效解决全球问题,我们需要发展新的方法,制定新的道德和价值标准,推广新的行为模式。将环保主题纳入娱乐和时尚领域,可以实现环保行为常态化。音乐涵盖众多元素,可以与其他项目合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音乐直接且明确地影响着人们的身心以及情绪健康。此外,音乐可以帮助人们摆脱贫困,提高人们节约用水的意识,也可以充当工具,有效地传播和推广有关健康的重要信息,通常包括冠状病毒、艾滋病病毒/艾滋病预防和免疫接种运动等。同时,音乐在全球范围内也是一种经济力量。音乐鼓励人们参与进来,为所有旨在造福社会的事业创造一种充满希望和激动澎湃的气氛。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20

位于刚果(金)卢阿拉巴省科卢韦齐市近郊的紫金矿业穆索诺伊公司矿区是中企助力当地打造的绿色矿山。新华社发

  新冠背景下,大部分社会活动陷入中止,持续时间已超过一年。外出就餐、去健身房锻炼、朋友聚会和探望亲属都受到限制。许多人被无聊、焦虑和孤独的情绪包围。不过,即使在完全封锁期间,音乐也将街坊邻里的心紧紧相连。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各家各户在阳台上唱歌。即使不在同一个地方,我们也能保持彼此之间的联系。

  过去30年间,音乐在消除贫困方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样化。音乐家们为非政府组织筹集资金,通过音乐传递价值理念,持续在全球减贫工作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比如,创作型歌手鲍勃·盖尔多夫(Bob Geldof)和米奇·乌尔(Midge Ure)成立了“Band Aid”乐队,为当时遭受饥荒的埃塞俄比亚筹措资金,消除贫困。2014年,盖尔多夫和乌尔在Band Aid成立30周年之际重启乐队,帮助西非抗击埃博拉病毒。2014年11月17日,Band Aid发行了以埃博拉为主题的再录版《他们知道这是圣诞节吗?》(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委内瑞拉国立青少年管弦乐培训机构(El Sistema)”则推出了不同的方案,青年学生和音乐家通过音乐直接参与抗击贫困。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21

来源:环球网

  无论是流行歌星,还是金属乐顽童,或是前卫的经验主义者,每个人都生活在濒临环境灾害的地球上,悲伤和愤怒将他们淹没。近年来,随着气候危机日益恶化,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纷纷回到“人间”,扪心自问还可以学习些什么,还可以拯救些什么。

  作曲家为孩子们写出“暗黑童话”,在歌词中的世界,碳继续消耗人们的生命。电子音乐家为灭绝的物种谱写哀歌。流行音乐家用音乐敲响警钟,预示着慢慢逼近的厄运,愤慨之情不言而喻。音乐已经变得更为野蛮,气候变化严峻,环境日日剧烈恶化,如同医生下达了一份又一份“死亡通知书”。

  金属乐和朋克乐是为世界末日和社会崩塌而创作的,自然更能体现环境灾难类主题。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是金属乐和朋克乐的快速发展期。当嬉皮士们放弃用音乐呈现环境恶化时,朋克们迅速接过了这一主题。

  同样,金属乐长期活跃在环保领域,并做出了不俗的贡献。加州激流金属乐队Testament 1989年发行《温室效应》(Greenhouse Effect),死亡金属乐队Polluted Inheritance 1992年发行《生态灭绝》(Ecocide),法国金属乐队Gojira于2005年发行忧愁概念唱片《从火星到天狼星》(From Mars to Sirius),其中包括了“海洋星球(Ocean Planet)”和“全球变暖(Global Warming)”两首歌曲。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22

  全球的实验音乐家们已经找到了应对环境破坏的方法。约瑟夫·拉格尼(Joseph Raglani)2018年发行的专辑《灭绝》(Extinction)中,全球衰竭的昆虫种群发出了阵阵嘈杂声。

  这位出生于阿拉斯加的作曲家在他的电声作品中,将弦乐和木管乐器与冰川在崩裂前夕发出的怪异声响混合在一起。科学家们直到最近才开始读懂这些声音。

  其他艺术家也采用了这种下意识的行动主义,希望使用其它方法,而不是通过带着惊人曲线或可怕标题的图表来传递紧迫感。旧金山电声作曲家埃里克·伊恩·沃克(Erik Ian Walker)在2019年发行了《气候》(Climate),将气候数据变量映射在作曲框架中——大气中不断上升的二氧化碳含量与节奏息息相关,海洋酸碱度与“形式” 相互交织,近地表空气温度与音高、和弦互相映照,长波辐射的输入和输出与失真、调制以及沃克所说的“混沌”相辅相成。沃克解释道:“如果所有的变量都相对正常,那么音乐听起来也会比较正常。但随着气候数据变量改变,听起来就像是乐手跑调,演奏不同的曲目,或绞肉机正在运作。”

  作曲家约翰·路德·亚当斯(John Luther Adams)是一位自然主义者和环保主义者,穷其一生用音乐和写作记录我们正在经历的地球失落感。亚当斯在阿拉斯加以环保主义者和活动家的身份生活了40年,直到80年代才开始全职从事音乐工作。他在阿拉斯加荒野深处的小木屋里避世而居数年,屋内只有一架旧钢琴。2013年,他创作了《成为海洋》(Become Ocean),这首歌不受个人感情影响,用尽可能和缓的语气表述了海平面上升的威胁。在沉重的号角声和弦乐声的掩盖下,模糊不清的钢琴声显得十分压抑,似乎映照了人类世界的不堪现状:我们深陷泥潭,垂死挣扎,却毫无意识,漠不关心,且无力改变自己的行动。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23

  因此,必须将公共政策框架转变为国家行动计划,使文化政策作为推动社会变革和塑造公民责任感的工具得到全面和跨领域的重视。新政策应突出文化在应对生态挑战和气候变化、防止生物多样性减少以及确保环境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为了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必须要利用一切现有工具。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明确框架下,我们需要鼓励建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而真正的合作伙伴关系离不开跨领域和多层次的深度合作。

  联合国、各国政府以及致力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所有利益攸关方应有效利用音乐这一强有力的工具。

  以下是谭盾大师献给第五届《水之韵》会议和音乐会(文明间对话音乐协会于中国杭州举办)的视频,它彰显了音乐的强大力量。一首简短的音乐插曲,辅以视觉信息,胜过千言万语,能更有效地传递环保信息。

  虽然长远未来有太多变数,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即人类将面对不可计量的损失。在不断摇摆和含糊不定的政府领导下,人类社会正在不断压榨地球的孕育极限。经济发展不应以牺牲新鲜空气、清澈水源或自然遗产为代价,否则人类注定一败涂地。不过,损失目前仍可管可控,近期报告表明,立即采取行动可能会稳定气候。然而,在此过程中,我们注定会经历一定程度的苦痛。每个人都面临着不可估量、无法调和的损失。

梅里•马达沙希:音乐助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路径_fororder_24

“绿会融媒”是由约50个平台组成的融媒体矩阵,旨在传播生态文明、推动绿色发展、提升公众科学素质、保护生物多样性,应对气候和公共健康危机,助力“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进而推动地球生命共同体建设。来源:中国绿发会

  正如弗洛伊德所言:“这场危机若隐若现,正如厄洛斯和塔纳托斯的斗争,或者,更准确来说,是‘生与死的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