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_fororder_QQ图片20170627134107

文旅新空间 发现游不尽的上海 体验梦开始的地方

2020-09-11 09:31:42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赵滢溪

文旅新空间 发现游不尽的上海 体验梦开始的地方

佘山世茂深坑酒店外观。 受访对象供图

文旅新空间 发现游不尽的上海 体验梦开始的地方

很多人喜欢在艾迪逊酒店落地窗前拍照。海沙尔 摄

文旅新空间 发现游不尽的上海 体验梦开始的地方

1862时尚艺术中心的剧场可以看见黄浦江。 蒋迪雯 摄

  ■本报记者李宝花 李蕾 侍佳妮

  9月12日至27日,一年一度的上海旅游节即将举行,百余场精彩活动将陆续在上海各区展开,为市民游客带来更多发现和体验上海魅力的时刻。今年国庆黄金周8天长假,也将紧随上海旅游节而来。

  上海这座城市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在这个出境游暂时无法成行、许多人不便离开上海的特殊时期,一些近在咫尺的上海文旅新空间,或许能让市民重新体验这座熟悉的城市,邂逅一番“游不尽”的惊奇。

  打卡空间◆◆◆

  “老虎窗”前取景点大热

  不仅仅是看风景,也是感受海派生活的一种方式

  这些天,即将开街的南京路步行街东拓段成了网红。一些翻修后引入潮牌的历史建筑,成为外滩一带的热门“打卡”空间。

  处于东拓段中段的上海艾迪逊酒店是一个无法忽略的“打卡”点。这座29层大楼的前身,是有着近90年历史的上海电力大楼。酒店27楼,一扇旧上海“老虎窗”,是拍摄浦江两岸风景的绝佳取景点。在酒店市场传讯负责人龚立博的印象里,这个取景点似乎就没有空下来的时候。即使是在工作日下午,也都不缺三五成群的年轻人或阿姨妈妈前来喝茶、聊天、拍照。

  疫情暴发前,艾迪逊酒店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海外住客,如今则几乎由国内游客“包场”,包括不少上海本地的亲子家庭游客。对他们而言,来酒店住宿、喝下午茶或用餐不仅仅是为了看风景,也是感受海派生活的一种方式。

  而在松江,佘山世茂深坑酒店同样成为一个热门“打卡”点,其今年8月的营收近4000万元,创历史新高。世茂深坑酒店业主副总经理胡承道用“超出预期”来形容。

  据其介绍,深坑酒店原有不少客源来自海外,疫情暴发后入住率一度跌入谷底。4月份酒店与携程合作直播预售,5000多份客房产品一小时售罄,创收1500万元。此后,酒店的餐饮及入住率就开始一路回升。今年暑期,深坑酒店的客源中约有85%来自上海本地,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酒店大堂内可容纳百余人的下午茶空间天天客满,酒店又在地下14层的地心平台另外辟出同样容量的下午茶空间接待消费者。

  值得一提的是,深坑酒店并不仅仅满足于人们对“打卡”的热情。酒店和周边的广富林文化遗址、蓝精灵乐园、辰山植物园、深坑秘境乐园等形成联动,并提供儿童俱乐部、直升机巡游、热气球高空体验、自然崖壁攀岩等娱乐活动。在上海,类似的“打卡”点不计其数。许多特色酒店本身已成为一个综合性休闲目的地。

  观演空间◆◆◆

  黄浦江景成“剧院”背景

  传统与现代交错,置身其中的人们宛如进入一场华美梦境

  今年上海旅游节期间,“魅力滨江”主题活动、徐汇滨江海派艺术盛宴等均将在黄浦江畔展开。除了提供各项艺术展览、体育休闲体验,滨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演艺新空间。

  在陆家嘴上班的杨颖静,平时有空就会到滨江散步、吃饭、骑车、拍照,如今保留节目又加了一项——“看戏”。去年11月,她在浦东滨江1862时尚艺术中心观看的第一场戏,便是美国大型互动演艺品牌《蓝人秀》。今年初的疫情一度打乱这里的步伐,并迫使其转型,主推与当代艺术相结合的本土剧目。6月底,1862时尚艺术中心重启演出,昆剧名家吴双的昆腔穿越词唱雅集《唱着唱着,几千年》演至高潮时,舞台背后的幕布缓缓打开。

  “演员从幕后徐徐走来,以辽阔的江景为背景,让人与这座城市有强烈的融合感。”杨颖静对这样的场景记忆犹新。这场演出,是1862时尚艺术中心开业两年来第一次在演出进行时打开舞台背后的玻璃门,展现出该剧院的一大特色。当浦江夜景“对话”昆曲雅韵,传统与现代彼此交错,置身其中的人们宛如进入一场华美梦境。

  不只是1862时尚艺术中心才有这样的新颖观演体验。世博大舞台,原本是上钢三厂的特钢车间,已经改造成具备3500座规模的开敞景观式演艺场所;徐汇滨江,将打造亚洲最大剧场群;杨浦南段滨江也正规划建设演艺、音乐、美术、博物馆等文化空间……演艺空间,逐渐连点成片。

  民宿空间◆◆◆

  “家宅”让游客感到温暖

  与借宿宾馆不同,可零距离感受历史文化和当地风土人情

  疫情背景下,无法远游的市民更乐意将目光投向郊区。这为上海郊区民宿带来发展契机,也考验着民宿运营方的智慧。

  井亭民宿坐落于青浦区朱家角古镇,房屋始建于晚清,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原为杨氏家族所有。坐东朝西、三进三出,占地600余平方米,建筑面积超过800平方米,杨氏故宅规模之大,在朱家角镇现存的老民居建筑中屈指可数。

  井亭民宿创始人江虹蔚来自云南,曾于2013年重开朱家角的江南第一茶楼。2018年,江虹蔚接手杨氏故宅,彼时的杨氏故宅破败不堪,大门打开一望到底,完全没有曲径通幽之感。房子主体是砖木结构,墙体中空,两边抹油毛毡,通风采光差,也不能防潮防湿。

  修旧如旧,尊重历史,现代设施能隐藏则隐藏,这是朱家角镇政府提出的三个要求。为了实现这些要求,文旅、公安、消防等部门多次与江虹蔚商议方案,让改造后的民宿既满足国家相关规定,又尽可能保留建筑原貌:管线尽量铺设在墙体内,必须外露的部分巧妙躲进光线幽暗处,漆上与背景一致的“保护色”;无法“隐身”的消火栓,则做成木柜门状,与整体建筑风格相融;连空调出风口和回风口,都仿造成冰裂纹木窗的样子。

  起初着手改造时,江虹蔚想在村里选一棵树移栽到杨氏故宅,村民央求她将村头的一棵红梅树拖走,因为它“长得太丑了”。江虹蔚依言,将树移到杨宅门口迎客,经过精心修剪,如今这棵红梅树的枝条盘旋向上,遒劲灵动……

  崇明“乔院”民宿主沈乔平的想法,与江虹蔚不谋而合。“我们这些民宿主人都认识到,倘若没有灵魂、思想和文化,就不能称之为‘民宿’。”沈乔平说。原本,他只想在崇明自家宅院建造一个漂亮花园,来圆自己的田园梦。为此,他先后花了数年时间,将宅院种上花花草草,成为村中一景。房子响应政府号召变身为民宿后,却无心插柳柳成荫,颇受年轻白领喜爱。

  “宅子还是那个宅子,只是化过妆了。”江虹蔚认为,民宿更像一个“家宅”,游客来这里入住,是到主人家做客,体验家的温暖,零距离感受历史文化和当地风土人情,与借宿在商业宾馆截然不同,“这是民宿存在的意义”。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
体育
汽车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