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_fororder_QQ图片20170627134107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2020-08-25 11:37:13  来源:新华网  编辑:朱恒山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贺子珍家乡-永新黄竹岭

  永新,位于江西西部边境,与井冈襟山依水,于东汉建安九年(公元204年)建县,古称楚尾吴头,县名来源于《大学·礼记》:“日永月新”,至今有1810多年历史。永新是一片红色故土,因红色而闻名天下,是中国第一位女红军战士--贺子珍的家乡。在这块红土地上经历了井冈山革命斗争血与火的洗礼,积淀了不朽的红色印迹,发生了三湾改编、龙源口大捷等重大革命历史事件,流传着许多经典的革命故事,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团诞生地和全国著名的将军大县。

  三湾改编铸军魂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三湾枫树坪

  1927年9月29日,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沿湘赣边界向农村和山区转移,在永新县三湾村亲自领导了举世闻名的“三湾改编”,总结了秋收起义的经验教训,针对部队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对部队进行了改编。

  一是缩编部队。采取愿留则留、愿走则走的原则,将起义部队由一个师缩编成一个团,即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辖两个营,第一营和第三营。每营三连,另设属于团部的特务连,共七个连,加上不存在的第二营三个连对外号称十个连。设立了只属于团部的卫生队和辎重队,没有担任职务的军官全部编入军官队。缩编后的部队由原来一千余人减至七百余人,虽然人数减少了,但部队更精悍了,战斗力更强了。

  二是“支部建在连上”。毛泽东在总结何挺颖连经验的基础上,提出把“支部建在连上”,开创了在军队基层建立共产党组织“伟大的起点”。从此,部队营团设党委,连以上设党支部,班、排设党小组;实行党代表制度,党代表担任党的各级书记,负责部队的政治训练和民运工作,整个部队统一由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指挥,从而确立了“党指挥枪”的原则,使我军获得了政治灵魂和领导核心,从而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毛泽东在《井冈山斗争》一文中说:“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支部建在连上”主题雕塑

  三是实行民主。为破除旧军队的习气,建立以平等为基础的新型官兵关系,实行军队民主制度。规定长官不准打骂士兵、废除繁文缛节、实行经济公开、官兵待遇平等等多项民主制度。为了确保这些民主制度的贯彻执行,毛泽东创造性地决定在连以上建立各级士兵委员会,并赋予士兵委员会参加部队管理,监督部队经济开支,对军官有监督批评的权利。士兵委员会在井冈山革命时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毛泽东在《井冈山斗争》一文中对士兵委员会的作用给予了高度评价:“红军的物质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除党的作用外,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又一次谈到士兵委员会,他说士兵委员会和“支部建在连上”具有同样深远的意义,并且强调必须重视发挥士兵委员会的作用。

  三湾改编是我党创建新型人民军队的第一次成功探索和实践,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铸就了人民军队的红色属性,锻造了我军的无敌军魂,奠定了政治建军的基础,是我党建军史上一座划时代的里程碑,标志着毛泽东建军思想的开端和基础。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的讲话中强调,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发端于南昌起义,奠基于三湾改编,定型于古田会议,是人民军队完全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政治特质和根本优势。

  龙源口大捷定乾坤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龙源口桥

  龙源口位于永新县的南面,离县城21公里,在永新、宁冈交界之处,横亘着两座相隔10余里的大山,即新、老七溪岭,山上林深草密,山间谷深溪急,地势十分险要。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这里发生了以少胜多、一战定乾坤的龙源口大捷,使永新成为井冈山根据地中心区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同时也进入了全盛时期。

  龙源口大捷主要由新、老七溪岭两大战役组成。为了粉碎敌人的“联合会剿”,毛泽东等同志根据两省敌军的内部矛盾,制定了作战计划,决定采取声东击西、避实就虚的战术,对力量较强的湘敌取守势,对力量较弱的赣敌取攻势。毛泽东在宁冈新城召开红四军连以上干部会议,进行战斗部署。朱德在会宣布了红军的击敌计划:王尔琢率领红二十八团在老七溪岭迎击敌人;朱德、陈毅率领红二十九团和三十一团一营在新七溪岭击敌;袁文才率领红三十二团一部与永新、宁冈部分地方武装埋伏在白口附近的新七溪岭、武功坛山上;永新、宁冈两县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数千人在新、老七溪岭附近山头配合红军作战;另派三十一团三营在宁冈睦村监视湖南敌军。

  6月23日清晨,新七溪岭战役打响。进攻新七溪岭的敌军是号称“江西最狠的部队”——杨池生九师二十六团。敌军凭借优良装备,攻夺了红军的第一道防线后,又向第二道防线泰山亭发起猛攻,一直把红军逼到最后一道防线——风车口上面的“吊谷上仓”。在战斗最为激烈的时候,朱德从指挥部望月亭率领军部警卫排冲下来,手持机关枪向仰攻的敌军扫射。战士们看见朱军长亲临前沿,瞬时锐气倍增,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夺回了风车口阵地。老七溪岭战役结束以后,敌军全面溃逃,红二十八团立即分兵两路,一路追歼逃敌,一路包抄龙源口。此时,地方武装也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敌军迅速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经过短时激战,全歼敌军一个团于新七溪岭山下和龙源口村周围。下午三四点钟战斗结束,红军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直逼永新城下。留守在县城的两团敌军,匆忙弃城而逃,红军第三次占领永新县城。湖南敌军得知江西敌军惨败,不敢出击,慌忙退回茶陵。

  老七溪岭战役,敌军抢先占领了制高点百步墩,战局对红军不利。王尔琢指挥部队向敌人发起多次冲锋,都未能奏效。为了掌握战斗的主动权,王尔琢与团党代表何长工商量,决定调整战斗部署,以连为单位,由党员、干部、老战士组成突击队,由三营营长萧劲率队,正面向百步墩猛烈冲锋;另派出一小部分部队,以深山密林作掩护,隐蔽地向百步墩背后攻击。在全团火力的掩护下,突击队经过半小时猛攻,以牺牲了萧劲等几十人的代价,夺取了百步墩。在红军指战员的猛烈攻击下,百步墩的敌军前后受击,招架不住,迅速往山下溃退。此时,埋伏在武功坛的袁文才红三十二团小分队和地方武装迅速出击,直捣敌人前线指挥部。进攻新七溪岭的敌军,腹背受击,顿时失去指挥,后卫牵动前卫,全线崩溃。敌师长杨如轩被红军击伤,带着残敌向永新县城逃窜。

  龙源口大捷,共歼灭敌军一个团,击溃两个团,缴枪千余支,俘敌500多人,是红四军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也是中国革命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更是永新人民心中永远难以忘怀的丰碑。在永新至今还流传着赞颂“龙源口大捷”的歌谣:

五月里来是端阳,

七溪岭下摆战场,

不费红军三分力,

打败江西两只羊(杨)。

  龙源口大捷之后,毛泽东曾满怀豪情地说:“我们看永新一县,要比一国还要重要。所以现在集中人力在这一县内经营,想在最短的期间内,建设一个党与民众的坚实基础,以应付敌人下次的‘会剿’”。由此可见,毛泽东“大力经营永新”的实践使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迅速进入“全盛时期”,为后来湘赣苏区和中央苏区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塘边分田树典范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井冈山土地法》

  永新塘边村曾经是默默无闻的小山村,坐落在永新县的西乡,这里三面环山,山上松柏成林,郁郁葱葱,山下樟树成片,地理环境优越。上世纪二十年代,毛泽东在塘边分田让这里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一页。

  1928年夏,毛泽东率红四军三十一团部分指战员先后三次深入永新县塘边村进行土地调查,开展土地革命的试点工作,领导塘边群众开展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使塘边成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土地革命的典范,有力地推动了边界土地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

  在塘边的40余天里,毛泽东经常深入群众家中访贫问苦,召开塘边农民及各阶层人士调查会,取得了大量的土地革命的调查资料。经过广泛的调查研究,在分析了塘边的阶级状况和劳苦群众受苦受难的根源后,毛泽东在塘边形成了一个分田临时纲领,共17条,号召群众起来分田分地,进行土地革命。塘边土地革命首先是斗争土豪,发动群众纷纷起来分发土豪的浮财,烧毁所有契约,没收土豪占有的土地。接下来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分田运动,塘边分田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步骤:

  1、成立分田机构,乡由七人组成土地委员会,村由三人组成分田小组。

  2、由村分田小组丈量自己村的全部土地,将村里的人数、田亩数(按甲、乙、丙三等)登记造册,交乡土地委员会统一分配。

  3、根据毛泽东同志制订的分田政策,以乡为单位,按人口平均分配。肥、瘠田互相搭配,以原耕为基础,田多退出,田少补进,出榜公布。

  4、分配好的田地由乡土地委员会插好牌子,牌子写明田亩数以及由谁管业、收割。

  塘边土地革命的开展,摧毁了旧的生产关系,解放了生产力,使广大劳苦群众在斗争中得到了切身利益,提高了群众的革命热情。不久,塘边土地革命的经验在全县及边界各地得到推广。1928年底,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根据塘边及其它地方土地革命的经验,制订了我党的第一部土地法——《井冈山土地法》,毛泽东亲自领导的塘边土地革命也因此成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土地革命的典范。

  牛田长征先遣队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牛田红六军团长征纪念碑

  牛田村位于永新县坳南乡,距县城约35公里,是永新、井冈山、泰和、遂川四县(市)交界处的一块盆地,四周山高林密、地势险要。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团在这里诞生,并率先突围西征,揭开了红军长征序幕。

  1934年,湘赣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湘赣苏区的中心区域被敌人占领。为此,中共湘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省军区及所属机构,在1934年5月底分别从永新象形相继转移到牛田。就在省委、省苏政府等机关搬迁至牛田后不久,中共中央书记处、中共革命军事委员会于7月23日发来训令,指示红六军团离开现在的湘赣苏区转移到湖南中部,去发动广大的游击战争及创造新的苏区。按训令精神,省委领导广大军民在牛田秘密进行了一系列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1、组建红六军团军政委员会,由任弼时担任主席,肖克、王震为委员,领导红六军团突围西征;

  2、成立留守湘赣苏区新的省委领导班子,由陈洪时任省委书记;

  3、召开湘赣全省政治工作会议,组建红十八师五十四团,计1200多人,补充到红六军团,并且实施了行军、侦察、警戒等方面的教育,地方行政机关也进行了精兵简政充实到部队;

  4、广泛动员苏区人民为红六军团储备物资。

  1934年8月7日,任弼时、肖克、王震率领红六军团9700多人,告别湘赣苏区人民,分别从牛田等地出发,踏上突围西进的征途。红六军团历时八十多天,行程五千里,在战胜湘、粤、桂、黔四省敌军围追堵截后,于1934年10月24日在贵州省印江县木黄与贺龙、关向应率领的红三军会师,胜利结束西征。红六军团西征不仅在战术上分化、牵制了大量敌军,极大减轻了敌军对中央红军的军事压力,也在战略上揭开了红军长征的序幕,经过艰苦转战,较好地完成了中央赋予的长征“先遣队”使命,为即将开始的中央红军战略转移起到了较好的探路和侦察作用。萧克将军后来回忆说:“红六军团突围西征,比中央红军长征早两个月,为中央红军长征起到了侦察、探路的先遣队作用。”

  红色誓词耀初心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贺页朵的入党誓词

  中国革命博物馆珍藏着一份特殊的入党誓词,誓词是布质的,中间是誓词内容,两边是宣誓时间、地点和宣誓人姓名。誓词虽然饱经沧桑、陈旧模糊,却依然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它照射出无数像贺页朵一样的共产党人对理想信念和初心使命的坚守和忠诚,令参观者印象深刻、深受教育。

  誓词的主人是永新县才丰乡北田村的农民党员贺页朵,他于1886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生活十分艰难,只能靠帮人榨油和打短工谋生。1927年当井冈山地区农民运动蓬勃开展的时候,他积极投身革命,担任乡农民协会副主席,以榨油职业作掩护满怀热情地参加各种革命活动。1928年9月根据上级指示,贺页朵在榨油坊建立中共永新县委东南特别区委北田地下交通站,为区委以及红军收集情报、转运粮食、筹备食盐、运送伤员等。1931年1月25日夜,党组织指派红军侦察员贺龙雪在榨油坊为贺页朵举行秘密入党宣誓仪式,贺页朵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他激动地把入党誓词一笔一划默写在一块红方布上——牺牲个人、言首泌蜜(严守秘密)、阶级斗争、努力革命、伏(服)从党其(纪)、永不叛党——二十四个字的誓词中,有六个别字,但这丝毫没有减损誓词的价值和意义,反而使人觉得真实和珍贵,更有一种感人至深的力量。谢觉哉在看到这份入党誓词后,非常感动,他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一个农民的入党宣誓书》:“这是一位农民同志的入党宣誓书,不用说,这位贺同志是在艰苦的斗争中经历过严峻的考验的。……贺同志在写这张布质的入党宣誓书时,不是照着底稿写,而是记熟了这几句话。他虽然写了一些别字,这些别字并不减少它陈列在革命博物馆的意义,倒使人感到它忠实、可爱、可贵。”最难能可贵也最令人佩服的是他冒着杀头的危险在誓词上留下了自己的姓名——中国共产党党员贺页朵。由于在一次伏击战中身负重伤,1934年红军长征时,贺页朵被组织留在家乡坚持斗争,他冒着生命危险,把入党誓词偷偷藏在榨油坊的屋檐下。1951年,中央慰问团来到永新,贺页朵把誓词取出亲自交到慰问团负责人、原湘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谭余保手中。

  风雨无迹,岁月留痕。虽然这份入党誓词已暗淡泛黄,却依旧熠熠生辉,照射着这位农民党员的初心和使命,体现出一名普通共产党员灵魂深处对党的忠诚信念。这份入党誓词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井冈山斗争时期唯一一份完好保存下来的入党誓词,也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历经硝烟却初心不改的历史见证。

朱虹、龙溪虎:红色永新

永新县城全景

  革命精神永不忘,红色基因代代传。永新这块红土地,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湘赣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土地革命时期,全县有近10万人参军参战,诞生了王恩茂、张国华、王道邦、旷伏兆等为代表的41位开国将军,牺牲的有名有姓的革命烈士达10000多人,留下了400多处红色旧址,10000多件红色文物,被称为“红色故土”。郭沫若曾赋诗赞誉“长征逾万参加者,烈士八千磊落才”。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
体育
汽车
城市